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普惠金融国际会议 > 会议信息 >

Kosta Peric:普惠金融应该是国家层面占主导
发布日期:2015-12-06 17:43:09
关键词:Kosta,Peric,普惠,金融,应,该是,国家,层面,占
摘要: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扶贫 金融 全球副主任Kosta Peric 2015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将于9月18-19日在北京举行,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扶贫金融全球副主任Kosta Peric出席了会议并作主题...

 

Kosta Peric:普惠金融应该是国家层面占主导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扶贫金融全球副主任Kosta Peric

2015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将于9月18-19日在北京举行,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扶贫金融全球副主任Kosta Peric出席了会议并作主题演讲。

以下为文字实录:

Kosta Peric: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谢刚刚主持人的介绍。首先,我想让大家走出会议,来感受一下其它不一样的风景。这些图片大家可以看到,是我们项目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人,看一下这个农民,他是种庄稼的,种农作物的。主要依靠这些农作物的种植养家,他每天都是靠现金来进行生活的。而实际上这还是使他的生活非常困难,仅仅只靠现金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现金这样拿着也不是很安全,此外,在使用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方便,尤其是因为你的很多肥料商可能都不在你面前,你要直接把现金送给他也是比较麻烦。因为他本身又没有一个企业,也不能获得贷款,所以他只能靠现金来生活。我们的项目就是帮助他,给他提供相应的贷款,帮助他使得他的生活更便捷。

现在地球上有20亿人口处于和他同样的境地。这“20亿”的数字是我们与世界银行一起合作,跟踪计算出来的一个数据。所以这20亿人口分布在很多的国家,包括西方的国家,因为在这些国家他们也有普惠金融方面的缺失。为什么这20亿人口会被排除在金融体系之外?没有获得当前金融体系的服务和支持呢?我觉得是有几点原因的,并不只是银行和金融机构不在乎他们,我觉得有时候是可及性的问题,因为没有办法给他们提供相应的服务,因为这些人群太过遥远。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交易的规模并不是非常大,尤其是与这些银行金融机构的传统客户相比。这是两个非常大的问题,导致现在20亿人群被排斥在金融体系之外。

另外一个现象是现在比较持久的现象,但是我们觉得现在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变革和变化,我指的是数字的变革。我刚才提到的这20亿人群,包括我们看到图片上的这个农民,他们现在能够有手机,有移动的通讯技术,在中国现在说的是2G的手机,非常简单,但是这项技术是非常重要的,使他们现在有了非常重要的工具,帮助他们更好地使用它获得金融的服务。所以现在的问题核心在于,我们如何能够把他们包纳进入到金融体系当中。刚刚谈到,未来如果有很多经济体,其实并不是可持续的,所以我们需要的是有一个整体的经济体,可以把所有人都能够包纳其中,使他们能够从中受益。

第二个原则,是我们盖茨基金会坚信的,就是数字金融服务能够帮助我们提供包容性的金融服务。是不是可能呢?我觉得是有可能的,我给大家分享一些我们世界银行最新的数据。在三年前,我们是27亿人口,但是通过与很多国家的合作,利用数字技术,这其中有7亿人口已经持有银行帐户,可能不一定只是银行帐户,也可能是电子移动的钱包等等,这向我们展示了现在我们到底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怎样的结果。而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地球上80%的成人能够在2030年底前,利用数字技术来管理他们的资金和金钱。

从会外的图片回到会议内容,我来谈谈如何推动普惠金融。我们这里有一个项目叫做“第一水平”的项目,我也希望大家在会后可以到这个网站上更多地了解这个项目的相关信息。为什么我们把它叫做“第一水平”的项目呢?首先,因为我们相信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要建立一个水平的、平等的局面,就是帮助那些被排除在金融体系外的人,把他们包纳到金融体系当中。所以,我们觉得只是靠一个公司,不管他多么强大,都很难实现普惠金融这样一个宏伟的目标。“一”指的是一个整体的经济,包括每一个人的定义,因为我们希望他们都能够被纳入到这个金融体系当中。所以这样一个项目,我们希望大家能够群聚群力推动普惠金融。

我提到的非常关键的一点是数字化,为什么数字化非常重要呢?我想它的重要性非常简单,首先,我之前提到,现在全球20亿被金融排斥的人口都有移动技术了,有移动手机,所以它是能够被这些人群获得的技术。另外,世界贫困人口当中有90%的人群都使用了数字技术,他们都有移动的信号,这能够帮助我们极大地降低成本,所以数字技术能够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另外,我想给大家分享这个图片,这是来自于全球银行业间的通讯技术协会的数据,除了用这个数据之外我们还有很多其它的数据。这个图表展示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红线所表示的每一条信息的价格。从银行的角度看,要关注使用SWIFT的成本,绿线就是SWIFT量的情况,每一年使用SWIFT的信息量。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数字平台如何能够使得信息量的激增,而与此同时又降低通讯的成本。所以这又进一步强调了这样一个观点,就是数字技术能够帮助我们降低交易的成本,幅度高达90%。

如果看这张图表,假设以传统的银行业来看,左轴是交易的边际成本,这里要强调的是,很多交易都是低附加值的、低额的,但是如果一旦规模上来了、交易量上来了,你的创收机遇就会增加。普惠金融不是慈善事业,它并不是企业社会责任的相关活动,它应该是企业的发展机遇,它与传统的金融服务是有一些不同。这个图表要展示的就是这点。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大家的协同努力很重要,只靠一家公司、一个服务商、提供商、一个机构,不管他们多么成功,都没有办法实现这样一个普惠金融的目标,所以我们觉得协同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和必要的。

数字金融服务到底是什么呢?在这里我不会逐一赘述,但是我想简单介绍一下,首先是可共同操作性,要求大家协作。还有及时的资金转移,在这里强调的是及时的支付,比如帐户的支付、储蓄帐户等等,这都是一个非常及时的支付。但是如果没有基本的交易能力的话,就比较困难去实现了。还有一些很重要的,就是同日的结算,现在大家觉得给穷人提供金融服务会有很大的风险,所以在对待这块服务的时候也非常的小心谨慎,还有日内的结算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我还想提一下,关于欺诈,现在大家知道很多公司都有欺诈的管理,尤其对于农民这些用户来说,我们希望他们在这块也能够获得相应的保护。另外,从监管的角度,数字金融服务,要确保它的安全可靠,而不是被用作洗钱或者反恐等相关的活动,所以这点也非常重要,这也是我们在努力的一个方向。所以我们在这块也是在加强反欺诈相关的管理,尤其是如果我们要进一步扩大服务提供商的环境,我们一定要确保反欺诈体制如何能够很好地发挥作用。我在整个金融行业已经有很多年的时间了,我们经常会想说我们到底要做些什么来反欺诈,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在日常工作的角度来看。其中我们建议的一个方式,也许就是去共担一些非常昂贵、非常重要的流程,所以这样一个共担的结构是一个可行的方案。首先普惠金融应该是从国家层面占主导的努力,因为现在我们知道在国际机构的资金流量越来越大,但是首先从国家层面要做好相应的工作。

我们这个基金会在其中发挥和扮演着什么样的作用呢?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是一个全球性的基金,我们能够接触到很多的服务提供商,我们能够追踪很多世界各地发生的事件,所以我们拥有很好的专业技能,我们也能够知道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是最好的。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仅要熟知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同时也要了解发达国家的情况。最近澳大利亚也开展了一个具有雄心的项目,也是我们在合作、在努力推进的。我们与银行业、与金融监管机构也是有密切的合作,因为金融的监管非常重要。最后也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回到刚刚那个图,左边项目最开始,如果我们从银行这个宽泛的角度来看,其实那边是有很高风险的。如何能够帮助一些私营企业去风险化,使他们能够更好地服务,来参与到普惠金融当中,这是我们也在努力帮助实现的一点。这个不仅仅是通过普惠金融,更多的还有通过其它一些产品。

总而言之,我们需要继续推动普惠金融,要共同努力,来创造一个整体的经济,保证所有的人都能够从中受惠,都能够被包纳到其中。所以,普惠金融是一个项目,我们也希望它最终有一个时间节点,能够完满的取得成功。谢谢!

主持人:Kosta Peric先生可以接受两个问题,大家看看有没有需要提问题的。

提问:在您的体验当中,在企业当中之前可能不愿意有这样的合作,如何解决这个合作的问题?

Kosta Peric:确实不容易,有很多的挑战,在手机运营商方面,他们比较习惯于合作,当然有非常激烈的竞争,很多企业认为他们自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自己创造很多的收入。我经常和这些企业的高层一起交流,我跟他们解释,现在有很多资源在外面,当然也有很多系统的风险。所以,市场和企业都意识到,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合作,这样大家都能够更好。门槛是一个最大的挑战,因为它需要非常详细的参与,包括银行业,包括手机运营商高管层之间的参与,所以不是非常容易的工作,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最近在坦桑尼亚,整个市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特别是在手机运营方面,他们现在在联合起来进行一个协会,然后分享相关的服务。当然,他们在这之后还是会进行竞争的,合作也是有可能的。

 

提问:我是来自汇丰的农业银行部门的,非常高兴能够听到您的演讲,您提到20亿人口需要处理现金,这是很大的数量,在中国现在有很多人在处理这个现金。我的问题是,如何促进中国的普惠金融,特别是与其他的发达国家相比。

Kosta Peric:非常感谢您的问题,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些背景。盖茨基金会与中国在几个层面都在进行合作,不光是普惠金融。现在我们来到这里,我们是来中国进行访问,更好的来了解中国的情况,以及我们如何能够进行帮助。我理解你的问题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在中国具体的使用现金的人数,但是我相信应该是在3亿人以上。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准确的数字,是不是更高一些?但是肯定是几亿人口会处理现金。另外一个我们了解的问题是,在很多方面中国是非常不一样的,当然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的特殊情况。

中国,从我的经验来看,现在在数字方面与其他国家相比要更先进一些,不光光是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互联网。当然,包括在人们的思想理念方面也是非常先进的,我也读了一些文章,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在中国的文化当中,大家都很喜欢上网,包括网上购物、获得服务,这比其它国家都要多很多,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中国在这方面也是非常闪光的一面。

中国人民大学小微金融研究中心 © 2014-2020 版权所有
电话:010-82503320 邮箱:cmin@chinacmin.org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45号兴发大厦1001-43号

人大重阳微信